相关文章

全国景区纪念品大多义乌造 版权无保护仿品称霸王

来源网址:

  纪念品大多义乌制造 全国景区都一个样

  版权无保护 仿品称霸王

  在北京,景区旅游纪念品做得最个性鲜明的要数故宫,但也仅此一家。在其他景区内外,各种材质的手串整盘地码放堆叠,旁边放着一块写有“10元”字样的标价牌;相邻的两个甚至更多摊位,都在出售大小、样式完全相同的手镯或手提包,就连店主主动降低售价的方式都一样。

  专家表示,旅游景区纪念品低质化、同质化的现象,根源于相关产业创意不足,以及对创意缺乏保护,而消费者对低价商品的追逐,也促成了该产业的现状。

  大都是义乌生产的

  据北京晚报记者了解,各大景区雷同、低质旅游纪念品都来自各大批发市场。虽然很多批发市场都面临治理和搬迁,但在丹陛华、世纪天鼎、红桥天雅等批发市场,依然能找到这些旅游纪念品的踪迹。

  丹陛华小商品批发市场能找到的纪念品,以各色手串为主。这些成堆摆放的手串,据称分为桃核、玛瑙、木质诸多材质。一款普通的“玛瑙”手串,零售价30元;如果批发量大,单串售价为4元,品相更好一点的8元。

  世纪天鼎购物广场,距离大栅栏只有1公里左右,这里也有专门批发旅游纪念品的商铺。比如脸谱摆件、挂件等等都是成捆销售,到这里来的都是熟客,因生意火爆,老板对陌生人只是应付几句。

  旅游纪念品批发相对最全的,是天坛东门附近的红桥天雅珠宝城。这里整个地下二层都在销售北京旅游纪念品。在大栅栏、南锣鼓巷、天坛等景点看到的几乎所有纪念品,这里都有销售。

  景点卖10块钱以上的刺绣手包,在这里批发的话,约合1块多钱就能买一个。店主说,多数同类的刺绣、丝绸产品均来自广东。卖10块钱的景泰蓝手镯,这里卖两三块钱一个。一家店主告诉记者,这种价格极低的景泰蓝手镯,来自浙江义乌,“很多旅游纪念品、小商品,全都是义乌生产的”。

  另一家专营景泰蓝的商铺老板透露:“像景点那些10块、8块的景泰蓝手镯,都是合金的,便宜。”他告诉记者,一般正经的纯铜景泰蓝手镯,批发价也要70块钱左右,景点售价超过100元。“现在北京已经不产这个了,老师傅都去了河北。像义乌产的,都是合金那种。”

  “玉”镯一两元鼻烟壶三元

  一名在义乌做小商品批发生意的商户证实了北京批发商们的说法。在他的商品价目表上,合金景泰蓝手镯的批发价格按照批货数量的多少分成了不同的价位,“60个起批”,批货数量不到600只,单价为2.3元,批货数量在600只至1200只之间,每只价格为1.8元,批货数量超过1200只的话,单价为1.6元。“要是更多,还能便宜,这个东西就是拿货越多,单价越低。”

  那些在大多数景区都有出售的“玉”手镯,摊位上标价10元一只。在义乌,它们的平均身价约每只1至2元。本着“量大价低”的批发原则,一只“玉”手镯的单价甚至能不到1元。

  与此类似的还有各种材质的手串。有店主将批发价格挂在网上,并标明是“十元品”,以此来标记这些桃核、玛瑙、菩提、檀木等做成的手串是专供摊位上标价为10元一只。批发价格为:桃核手串每只3.7元,玛瑙手链2.3元一只,各类菩提手链单价从2.8元至3.5元不等,各类檀木手串单价为3.5元至4.7元不等。

  批发大大小小绣花包具的商户中,有不少来自云南,在旅游景点摊位上动辄几十元的中等大小手提包,批发价格为十余元。

  售价10元至四五十元不等的具有北京特色的内画鼻烟壶,能够提供批发货源的商户除了来自义乌,有的还来自河北衡水。一只壶身宽度约4厘米的内画鼻烟壶,批发价格为3元左右。

  “批货的人,哪儿的都有。”一名商户称,批发这些廉价且做工粗糙的小商品的商户,有的来自北京,有的来自河北,“有的可能都不用去景区里摆摊,找个夜市一样能卖。”

  旅游购物占行业收入仅28%

  “大多数的旅游商品都是大同小异的。工作原因我走过很多地方,特别有纪念意义的、有特色的旅游商品,在景点中很难发现。”旅游问题专家、中国未来研究会旅游分会副会长刘思敏认为,国内各地的旅游景点所能买到的商品,虽然看起来琳琅满目,但真正有特色的并不多见。许多商品都存在着同质化、低质化的现象。

  2009年,《国务院关于加快发展旅游业的意见》曾提出大力发展旅游购物,提高旅游商品、旅游纪念品在旅游消费中的比重。2014年,国务院31号文件第一次将扩大旅游购物消费作为一项重要工作单独列出,第一次系统地把扩大旅游购物消费纳入到发展旅游的重要工作中,完善了中国旅游产业的内涵。

  刘思敏表示,旅游购物在欧美国家占旅游业收入的50%到60%,在亚洲发达国家占40%以上,而在我国目前只占到28%。这在很大程度上表明,国内外游客对我国的旅游商品仍然不满意。

  刘思敏发现,大部分旅游商品从义乌小商品市场进货,都是机械化生产,没有地方特色。他说,一种小猴的毛绒玩具,批发的售价在5元左右,在许多景区都可以看到,售价则多在二三十元。许多商品的成本价均在售价一半以下,甚至更低。

  产品越好卖越容易被模仿

  刘思敏表示,品质低劣的仿品充斥全国景点,“首先是缺乏创意,创造力在旅游中投入不足。而一旦有了创意产品,因为知识产权保护薄弱,山寨风盛行,仿制品很快出现在市场,这对于旅游创意的打击是毁灭性的。辛辛苦苦做出来的东西,没过几天满大街都是了,盗版的速度太快了。”

  于是,一些有创意才能的青年设计师们,在辛劳完成设计生产后还要担心作品被仿制。“虽然有一些景点将自己设计的纪念品通过义乌或是珠三角的工厂进行加工,但是很快这些特色纪念品就会被模仿、复制,印上别的名字就可以在别的景区售卖。”

  其次,一些游客喜欢追捧廉价低质的纪念品。

  “好的创意旅游纪念品一进入市场,侵权却接踵而至,”刘思敏说,“创意会迅速被模仿,而且是恶性竞争性复制,产品越好卖,越容易被模仿。”他认为,旅游纪念品之所以同质化严重,一方面是由于有关部门缺乏把创意转为产品的产业链支持,另一方面是由于政府缺乏对旅游纪念品这一行业的指导保护政策,创意难、仿造易的现状使创意设计者的收益难以得到保证,这在一定程度上会打击他们的创作积极性,“在旅游财产诸要素的经济形态当中,旅游购物仍然是制约中国旅游业发展的软肋。”

  专家建议完善法律严格执法

  刘思敏说,台北故宫“征服”大陆游客的不仅是主题鲜明、针对性强、布展精致的藏品展示,更令人称道的是台北故宫丰富多彩、颇具文化品位的旅游纪念品。

  印有“朕知道了”字样的胶带、“钦定一甲第一名”系列笔袋和笔记本、“朕安”杯垫、“宜子孙”印章、清官造型茶杯等都受到游客的欢迎。

  在刘思敏看来,台北故宫的创意纪念品之所以未被大量抄袭、山寨,一是故宫具有特殊性,并不是所有景点都可以进行复制。最重要的是相关法律的完善与严格执法,“居民的守法意识强,并不是台北故宫主动去维权,而是因为法律环境较好,公众不敢越雷池。”

  台北故宫的文创产品曾在大陆不断被复制、山寨,进而在网络店铺中进行销售。刘思敏说,台北故宫曾委托律师提起诉讼,希望遏止盗版歪风。

  除了法律的完善与严格执法,保护文创产品、打击山寨之外,还有一些做法也值得我们学习。比如,法国有些具有景区特色的纪念品,只能在该景区内售卖。